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一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一雨成秋 书画至境

2016-12-12 17:28:2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尚辉
A-A+

  相对于西洋绘画与雕塑对于人体生命的赞美,中国书画无疑是通过表现自然折射人的精神情感的,而且,在表现自然中尤以吟诵秋景为其美学精神的集中体现。北宋山水画家郭熙形容四季山光,用了“秋山明净而如妆”,其“明净”实为文人书画追求的最高境界。倪瓒之所以能够列入元四家,也在于他画的深秋太湖是“明净”之中的冷逸。即为“明净”,则不能色杂,这也是为何文人画一再排斥精工富彩而以“水墨为上”之缘由。

  中国书画其实就是秋意美学的崇拜。水墨蔽除了对世间缤纷绚丽色彩的描绘,而着意于澄明之境的过滤;骨法用笔也显然是脱祛草木花叶之外相,而专注于枝干之枯的遒劲;而写意的实质则是遥念忆写生命万物之灼灼其华的绰约风姿,笔所未到气已吞。当然,在这种秋意美学的崇拜中,尤以画出明净之“妆”最为深婉。这便有了对秋日的伤感悲切,有了对人世繁荣之后孤苦冷清的体味。中国文化一直没有出现古希腊时代的悲剧美学,但从来不缺乏悲伤幽怨的诗意。的确,忧郁的感伤才能使艺术进入至深之境,这是精神思想对于美感的必要深化与升华!

  李一、澍雨的书画合作,正是以秋为题而对中国秋意美学的一次再阐发。澍雨画的烟雨芭蕉、枫叶翠鸟、野菊浅酌、幽谷馨兰、红蓼水禽,哪一幅不是以秋色里的风物为画意,借此感物抒怀,寄写心中的澄明之境?大概也唯其如此,他才专注于草叶的一枝一脉,以草书笔意勾绘其生命最后虽衰弱却光华的妆容。他借此表现的是生命,更是他静谧恬淡的心境。相对于澍雨弹跳洒脱的笔法,李一的章草则显得重拙古朴。他对于汉砖碑铭木石之趣的汲取,使他的草书在连笔书写的笔画线条里,融进了如虫蚀木、如屋漏痕似的笔线美感。他刻意压缩了字体间架的竖画,舒张了横挑与横撇,在横画之中追求烂漫歪倒的稚趣。从形式上,李一滞重拙朴的用笔和澍雨灵秀恣肆的笔法形成对比与互补的作用;而从内容上,李一“我手写我心,我书写我诗”的自作诗,则对画面境界进行了营造与升华。譬如,他在题澍雨诸多花卉诗句中,常有“青溪泛冷香”、“花光漾碧溪”、“老屋旧青藤”、“黄莺底处弄娇啼”等妙句,这不仅呈现了李一的辞章之功,更体现了他以诗入书入画的文人情怀。

  其实,中国花鸟画并非单一地描绘花妍鸟啼,而是在那些微末的生命里寄寓人世的感怀;中国书法也非纯粹地描画字符,而是在那些笔画的方寸之间托物谴兴。书画本于诗情,诗性载于书画,这便构成了奇特的寄托感怀的东方艺术方式。而这个方式都源于一种哀伤的吟咏,一种观照自然秋季所形成的有关生命价值的追问与伤怀。这就是中国的诗情,不是万劫不复的悲痛,而是淡淡的哀伤;这也就是中国的书画,不是露骨的刺激与震撼,而是优雅的恣肆、秀润的苍茫。

  李一的诗书与澍雨的花鸟所合成的“一雨”,让我们在这个秋天再次品味了中国秋意美学的至境。

2016年11月13日于北京22 院街艺术区

尚辉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主编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一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