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一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论书绝句——李一评近现代书法名家系列之吕凤子

2016-11-16 10:02:20 来源:李一书屋作者:李一
A-A+

写生阿堵妙传神,画理顿开书道新。

拙稚庄谐同绚缦,艺林重睹墨花春。

  吕凤子系清道人主两江师范时所授高弟,向以作育英才为职志,捐赀兴学,艰困备尝。平生精于绘写人物,传神阿睹,添毫颊上,由是而悟笔墨至道,反施之于书,卓然有以自立。其书得清道人真传,八分尚循乃师旧轨,行书则力脱畦封,篆隶草众体混糅,而以意驭之,庄谐杂出,拙稚参错,有憨跳支离之态,乍睹疑其位置摆划,谛审则天机流荡,真气沸沸自点画间出,无纤毫硬做强扭之病,情与笔俱,趣逐变生,侧勒弩趯莫不通乎胸臆,与胡小石之凛遵师法取径迥殊。吕氏书有凤体之名,运墨为戏,为艺坛开一生面,而画意宛然,灵奇难测,诚不可无一、不可有二之作也。

  吕凤子简介及作品欣赏

  吕凤子(1886-1959年),原名濬,字凤痴,别署凤先生,又曰老凤、江南凤。江苏丹阳人。中国近现代著名画家,书法家和艺术教育家,职业教育的重要发轫者,“江苏画派”(新金陵画派)的先驱和最重要缔造者之一。曾在南京、扬州、长沙、北京等地师范学校任教。在南京大学(前身中央大学)主持教务九年。也曾任正则艺专校长、国立艺专校长等职。1949年后,任苏南文化教育学院、江苏师范学院教授、江苏省国画院筹委会主任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职。著有《美术史讲稿》、《中国画法研究》、《吕凤子仕女画册》、《吕凤子华山速写集》等。

  吕凤子谈艺录

  “骨法”又通作“骨气”,是中国画专用的术语,是指作为画中形象的骨干的笔力,同时又作为形象内在意义的基础或形的基本内容说的。以为作者在摹写现实形象时,一定要给予所摹形象以某种意义,要把自己的感情即对于某种意义所产生的某种感情直接从所摹形象中表达出来,所以在造型过程中,作者的感情就一直和笔力融合在一起活动着;笔所到处,无论是长线短线,是短到极短的点和由点扩大的块,都成为感情活动的痕迹。唐人张彦远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这就是说明形的意义能不能跟着形象的构成而具体地表达出来,其关键就全在于“用笔”;也就无异说,不懂“用笔”虽也可以成画,但要很好地显示形的意义,那就不可得了。

  中国画一定要以渗透作者情意的力为基质,这是中国画的特点。所以中国画最好要用能够自由传达肩、臂、腕力的有弹性的兽毫笔来制作,用手指或其他毛刷等作画,只能构成一种缺少变化的线条,它不能用来代替兽毫笔。

  表现某种感情的画,一定要用直接抒写某种感情的线条来构成,说表现任何内容的中国画都应该用最美的没有粗细变化的圆线条来构成也是片面的。

  成画一定要用熟悉的勾线技巧,但成画以后一定要看不见勾线技巧,要只看见具有某种意义的整个形象。不然的话,画便成为炫耀勾线技巧的东西了。

  “立意”、“为象”是创作全过程中自为起讫和最关紧要的一回事,过去工画者多能不计时日,不辞辛苦,殚竭精力来完成它。大概创作较简易的画,多立“意象”;创作较复杂的画,多用“稿本”。

  “写神”“致用”的中国传统绘画,是以渗透作者情意的力气为基质的。就因作者情意和气力不尽相同,所以同一题材的画会有多种不同的风格。这在“为象”时便已显示其大概,不必等到成画以后。

  形神合一论者一般把“神韵”、“气韵”当作同义词看,但有时也作某些区别,一指“骨气”动而向内说,一指“骨气”动而向外说。唐宋人物画多讲“神韵”,宋以后山水画便专讲“气韵”,很少讲“神韵”了。我意,“神韵”、“气韵”应该有别,应该并讲,无论是人物画、山水画或其他画。即有的画应该以“气韵”胜,有的画应该以“神韵”胜。这也是在“为象”时便应该计划到的。

  1929年,吕凤子率领中央大学艺术系学生赴庐山写生,他本人画了数十幅,所创作的《庐山之云》、《女儿城》成了他早期的山水画代表作。这些画摆脱了人间有形无形的拘束,所绘烟云变幻的山水,纵横浑洒,兴尽即止,不效法任何人,艺术个性强烈。

  一天,徐悲鸿讲完课,特地找到吕凤子说:“不久将在法国巴黎举行世界博览会美术展览,凤先生你该寄点作品试试。”吕凤子谦虚地说:“不行,不行,水平还达不到世界展呢。”徐悲鸿笑道:“你承历世之传统,开当代之新风,三百年来第一人,非凤先生莫属!”吕凤子连忙插话:“三百年来第一人之说实在不妥,不妥!清代乾隆年间的”扬州八怪“还没超过二百年哩……我岂敢忝列其前?”说不服吕凤子,徐悲鸿便瞒着他,悄悄地把“中大”教师休息室内《庐山之云》卸下,寄往巴黎,代吕凤子报名参加。《庐山之云》在巴黎世界博览会美展展出,10个国家的大画家参加评奖,一致投票评定《庐山之云》中国画一等奖。几个月后,《庐山之云》又在中央大学教师休息室里出现,徐悲鸿这才对吕凤子说明此画出国参赛、获奖的经过,并将一枚圆形奖章面交吕凤子留作纪念。“门生为老师当伯乐”在本校艺术系传为佳话。

  “中大”西画组一学生问吕凤子:“凤先生,徐悲鸿老师拜在您的门下,听说张书旗老师以前也是您的入室弟子,您真了不起!”吕凤子连连摆手说:“‘及门’可以,说‘门下’实在不敢当!”这个学生不肯罢休,欲意叫吕凤子,再开列几个名字。吕凤子笑道:“我们做老师的好比育婴室里的奶妈,要吃奶时找到我们,等长大了,就都离开了。所以,认我作老师可以,不认我这个老师也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常有的事。”

  1940年春季,张大千远道专程来璧山看望他,谈到办学,张大千知道吕凤子缺乏资金,就劝吕凤子不要自找苦吃,还是卖画谋生,可糊口养家。吕凤子却说:“矢志办学,吾意决矣!”张大千见他态度坚决,改口说道:“小弟限于财力,爱莫能助,无钱可以出力啊!这样吧,我助你到成都举办个人画展。”然后,陪同吕凤子去成都。吕凤子一鸣惊人,筹款五六千元,一分钱未留,全部作了办学经费。张大千感动地说:“吕凤子人品高尚,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一心办教育,为人师表。”

  1944年黄齐生赴延安,把吕凤子的画转给毛泽东,还向毛泽东介绍吕凤子和他在重庆办学的情况,毛不断点头说:“吕凤子先生精神可嘉,他的眼光已经投向了抗战胜利之后。整个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需要教育。黄先生,你替我转达问候,我还要叶志熊(秘书)写一信谢吕先生。我们这里开展大生产劳动,丰衣足食,而精神食粮正当需要之时。”1946年3月12日,当黄齐生返渝时,毛泽东又拿出一条延安毛毯,请他转交给吕凤子。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一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