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一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李一评近现代书法名家系列之潘天寿

2016-10-25 11:50:42 来源:李一书屋作者:李一
A-A+

行间意度不犹人,寸铁丈藤恣屈伸。

偏向险幽求胜境,可怜字字费精神。

  潘颐翁一代宗匠,举世尊慕。早岁任教海上,夤缘而入吴缶翁之室,濡染既深,形神毕肖,而深以依傍师门为耻,掉首径去,自开堂庑,所作风骨峻挺,英伟冠时,蔚然深秀,精雅罕俦。平生昌言书画同源,躬行弗辍,初则引书入画,继乃以画资书。其书五体兼备,行草尤着,秉清峻之气,纳篆意入北碑,寓圆于方,凭险求稳,点线穿插萦带,若断若连,顾盼生姿,忽右忽左,摇曳有致。每以钉头鼠尾、铁线折芦之笔横扫缯楮,斩绝葛藤,一破成法,瘦劲拗峭,欹侧多变,结体、行布迥不犹人,排布之际时见画意。惟刻意锻炼,经营过甚,遂令天工掩于人力,欲臻浑化,势有未至,可惜也。

  潘天寿简介及作品欣赏

  潘天寿(1897-1971),画家、教育家。早年名天授,字大颐,自署阿寿、雷婆头峰寿者、心阿兰若主持、寿者。浙江宁海人。擅画花鸟、山水,兼善指画,亦能书法、诗词、篆刻。1915年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受教于经亨颐、李叔同等人。其写意花鸟初学吴昌硕,后取法石涛、八大,布局奇险,用笔劲挺洗练,境界雄奇壮阔。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美术学院院长等职。曾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委员;1958年被聘为苏联艺术科学院名誉院士。著有《中国绘画史》、《听天阁画谈随笔》等。

  潘天寿谈艺录

  艺术原为安慰人类精神的至剂,其程度愈高,其意义愈深,其效能亦愈宏大。艺术以最纯静的,至高、至深、至优美、至奥妙的美之情趣,引人入胜地引导人类之品性道德达到最高点,而入艺术极乐之天国。蔡孑民先生主张以美育代宗教,亦就是这个意思。

  吾国绘画以黑白为主彩,然须注意知黑而守白之理,尤须注意于墨不碍色,色不碍墨,更须注意墨不碍墨,色不碍色,自然百彩辉发。设色须注意淡而能深沉,艳而能古厚,自然不落浅薄、嫩弱、火气、俗气矣。

  中国绘画不论人物山水花鸟等等,均特别注重于表现对象的神情、气韵。故中国画在画的构图安排上,线条的组织运用上,用墨用色的配置变化上等方面,均极注意气的承接连贯,势的动向转折。气要盛、势要旺,力求在画面上造成蓬勃灵动的生机和节奏、韵味,以达到中国画特有的生动性。

  吾国书法中有一笔书,史载创于王献之。其说有二,一、狂草一笔连续而下,隔行不断;二、运笔不连续,而笔笔气势相连续。如龙蛇飞舞,隔行贯注。实则书家作书,笔画稍多时,字间行间,每须停顿,笔头中所沁藏之墨尽,写之即成枯竭,必须向砚中蘸墨,前行与后行一笔相连,极难自然,以美观之,亦无意义。以此推论,以第二说为是,绘画中亦有一笔画,史载创于陆探微,其法亦有二,大体与书法相同,以理推之,亦以第二说为是。吾国文字与绘画之组成,以线为主,线以骨气为质,由一笔至千万笔,必须一气呵成,隔行不断,密密疏疏,相就相让,相辅相成,如行云之飘渺于天空,流水之流行于大地,一任自然,即以气行也。气之氢氤于天地,气之氢氤于笔墨,一也,故知画者必知书。

  湿笔取韵,枯笔取势,然太湿则无笔,太枯则无墨;笔有误笔,墨有误墨,其至趣不在天才工力间。作线最忌信笔,信笔者即随笔滑去之笔也。既无所谓落笔,亦无所谓收笔,自然不会理解,无垂不缩,无往不复之意趣。与之言:“入木三分”,积点求线之理,可谓对痴之说梦矣。以颤笔作书画。虽非郑重纯实之语,然胜于信笔多矣。执笔须平直,笔锋须圆尖,以圆锋直下,着于纸面上,所成之线与点,即是圆笔中锋矣。

  潘天寿轶事

  潘天寿的生日,是传说中的花节,他喜欢自己是“百花生日生”。所以成名后,他往往在得意之作上盖上“百花生日生”的印章。

  潘天寿刻有“一味霸悍”、“强其骨”两枚印章,以心志自励。他要继承文人画的优良传统,又要像吴昌硕一样反对柔媚纤细画风,要追求一种比老师更为大气磅礴的绘画境界。吴昌硕曾评价潘天寿:“阿寿学我最像,跳开去又离开我最远,大器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一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