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一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李一评近现代书法名家系列之蒋维崧

2016-08-19 09:14:48 来源:李一书屋作者:李一
A-A+

  浊世清容比玉山,简编贮腹意舒闲。

  鼎彝千器摩挲遍,始觉杨吴笔力孱。

  峻斋先生诗礼传家,清雅秀逸,温润冲和,曾履川、潘凫公尝以裴叔则玉山上行拟之,世以为知人。初,先生入金陵国学深造,抗战军兴,随师迁居巴蜀,亲炙沈秋明、波外翁诸先辈,篆法得波外翁指授,尽传其衣钵。以此而通小学,进身翰苑艺林,精研甲金文字,探赜钩深,时发新谛。其书遂根柢于斯,以自然简净之笔,追高古灵奇之迹,筋骨内含,风华外显,开阖错落,凝厚纯一,笔力之健,突过杨子舆、吴愙斋。晚作方笔渐多,秾腴日减,痩硬通神,而终不失雍融之度。又擅作行草,则由秋明先生所启,上溯羲献,唐宋诸家,复参篆意于其间,姿致澹荡,天机流行,譬若公孙大娘之舞剑器浑脱,浏漓顿挫,独出冠时,刚健婀娜,两得之矣。

  蒋维崧简介及作品欣赏

  蒋维崧(1915-2006)字峻斋,当代著名文字语言学家、书法篆刻家。生于江苏常州,1938年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中文系,历任中央大学助教,广西大学讲师,山东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教授。曾任山东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文史哲研究所副所长,山东省文史馆馆员、西泠印社顾问、中国训诂学研究会学术委员、《汉语大词典》副主编、山东省语言学会副会长、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主席等职。2001年受聘山东大学特聘教授,成为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汉语言学专业文字学(含书法)博士生导师。与魏启后、陈左黄、高小岩、宗惟成一起被称为“山东五老”。

  蒋维崧谈艺录

  一、比之古人进步的是篆书和隶书

  今人在书法上,比古人进步的是篆书和隶书。古代对李阳冰的篆书顶礼膜拜,如今看来就很平庸。赵孟頫《六体千字文》今天就更不要看了。清代的篆书大有发展,邓石如有自己的东西,但底蕴距金文秦刻相差太远。成就更大的是吴大澂、黄牧甫等人。时代越往后,篆书的成就越大,因为今人见到了金文的真面目。

  隶书也是如此,古人只能见到辗转翻刻的木板刻本,而今天不仅看到原刻的影印本,还见到大量出土的汉简帛书,对了解古人的笔意帮助极大。

  二、最难写的字体是草书,直言自己不敢写楷书

  我认为最难的字体是草书、楷书。至今我不敢写楷书。而草书从用笔、结体、章法都是一气呵成,而书写中不容许有丁点的滞碍,故难为之。写草书速度很慢,是不符合草书规律的。

  三、行书写的要有动势,笔道要有韵味

  对行书的处理力求变化,字形中可以掺上略近草书的字形。结体要有姿态,既有动势,笔道也要有韵味,一笔写过去,如一股水流过,把丰富的用笔效果,笼罩在含蓄的外貌之内。

  四、关于选择书体

  选择书体要注意与个人的欣赏、喜好相结合,力求两者的统一。结合得好,学书进步就快,容易成功。如果硬让自己去学那些不适宜自己的东西,往往是吃力不讨好的。

  五、善于揣摩分析

  光写字不行,还要善于揣摩。有时写几个字,精神相差很大,分析起来笔画间架大抵也相似,只是细微处的差异。抓住这些影响性大,而不易察觉的地方下气力解决,尤为重要。

——摘自俞黎华《难忘师恩——再忆和蒋维崧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蒋维崧轶事

  说到京剧,蒋先生打开了话匣子,他对当今的京剧演员李少春、叶胜兰、王金璐称赞有加。蒋先生说出一个好的演员,真不容易,首先要有好的条件:身段好、嗓音好、还要能吃苦学戏,自己还要自重,不毁坏自己,到十几岁还不能倒嗓,这多不容易呀。看京剧观众的欣赏水平要高,现在太缺少懂戏的观众了,如今只要谁的嗓子高,拖音长、跟头翻的高就给谁鼓掌,其实京剧中真正的精妙的东西一般人看不出来。这时蒋先生联系到写字,说这跟写字是一样的呀。

  1989年12月18日到蒋先生家,取回他写的“归网室”,请人为之刻匾。蒋先生说他近来什么都不想干。我询问先生何以如此?他说自己情绪欠佳,对写字不感兴趣,写了何用?我宽慰先生,有时候写起字来,心情可能就会好起来。蒋先生不想写字还有一个原因,没有好纸好笔。蒋先生说,远的不说,像沈(尹默)先生写字的笔,现在就没有。为此后来我就找金刚、周昉笔庄等为蒋先生代买好笔,以致有人闻之,拿所谓好笔找蒋先生换字的事情也屡有发生。我就曾经从李天马先生家里,带回李先生为他买的杨振华笔庄做的毛笔。

——摘自俞黎华《我眼中蒋维崧先生的内心世界》

  蒋先生是顶级球迷,每届世界杯,蒋先生都要全部收看,有时由于时差,最多时要在晚上连续看三场,后来眼睛都看肿了,我们就劝他注意身体,可以看看录相,但他说那样没有悬念,不刺激。有时劝多了,他当面答应了,却从不改正。记得1998年法国世界杯,我几乎每天下午都去和先生侃侃足球,到了法国和巴西决赛的那一场,我知道先生酷爱巴西队,他认为巴西是艺术足球,明显倾向巴西队,我为了逗先生,就说我看好法国队,最后我们俩打了赌。第二天法国队果真赢了,我高兴地去跟先生讨功,记得先生非常失望,喃喃地说:“巴西人说要教法国人怎样踢球,却被法国人教训了一顿。”先生失望的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

  蒋先生是一位传统书法艺术的传承者和开拓者,他从师沈尹默先生学习行书,并取法二王、唐宋诸家。他的金文书法则由秦小篆而直追三代钟鼎,在行书、金文书法、篆刻艺术方面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他在书法篆刻艺术上倡导“真、善、美”,反对“假、恶、丑”,在当今书坛树立了继承传统开拓创新的旗帜。然而由于社会上充斥着一味追逐名利的现象,书坛丑怪之风流行,使许多青年人受害,先生也常常惋惜不已。也有一些人,出于对传统的叛逆,或其它目的,常常写一些文章影射先生,我们都很气愤,而先生却一笑置之。有一次,我开玩笑说先生应该写一篇文章驳斥那此蔑视传统之流,先生连连摆手,诙谐地说:“我才不写呢,他们会认为我那是垂死者的哀鸣。”说罢在场的人都大笑不止,先生也会心地笑了。

——摘自唐建《忆蒋维崧先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一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