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一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论书绝句——李一评近现代书法名家系列之萧蜕

2016-06-24 16:34:50 来源:李一书屋作者:李一
A-A+

悬腕悬壶事尽工,才人气度自冲融。

浮名未碍素心寂,酒肉席中有梵风。

  海虞萧退盦于书无所不工,而篆体尤精。初从吴缶翁问字,久之,病缶翁之刚有余而柔不足,乃弃去旧学,自出机杼,结体方扁,用笔圆柔,雍容典雅、温润烂漫兼而有之。自言篆法初宗邓完白,进而上窥周秦两汉,于石鼓别有会心。蜕盦家世业医,歧黄之道素所谙练,声韵、训诂、地理诸学亦自具心得。尝入同盟会及南社,与章太炎、蔡孑民诸子气求声应,时相过从。辛亥后退归林下,鬻书悬壶,名竟大著。最奇者二事,平生奉佛而絶不茹素,饮酒食肉,晏然自若;又喜变易字号,所用如退盦、退闇、本无、旋闻室主等,难以尽数,或叩其因,则以不求人知对。晚客吴门,竟以贫死,亦可伤也。

萧蜕简介及作品欣赏

  萧蜕(1876—1958),江苏常熟人,原名麟,字中孚,一作盅孚,号蜕盦,别号蜕黯、蜕安、蜕闇、退庵、蜕公等,别署昕松庵行者、本无居士等。现代学者、书法家。幼秉家学,博通经史,精小学。早岁寓沪,执教于城东女学和爱国女学,复兼行医。晚年寄居苏州,定居葑门内阔家头巷圆通寺内。比邻僧舍,地在南园,故又取号南园老人。民国时有“江南第一书家”之誉。

萧蜕谈艺录

  书法之妙,在于疏密,魏书内密而外疏,唐书外密而内疏,学者通其意,则南北一家。否则学魏为伪体,学唐为匠体,无一是处。

  书法虽小道,要具三元素:一曰书学,二曰书道,三曰书法,三者以学为本,以法为末,以道为用,离其一,则非正法也。

  学书先从楷书入手,以欧阳询、虞世南为正宗。欧字得力于王羲之,虞字得力于王献之,羲之以神胜,献之以韵胜,二者截然不同,久审方知。

  学篆书当求秦以上,唐以后不足学。而汉碑额多活泼多动,有奇趣,可以取法。

  凡学古人文辞书画,须日夕观摩,反复百数十遍,始可得其深处,方知前之所谓有得者,正其坏处及习气处也。即其深处,亦无止境。要识的前人坏处、习气处,丝毫无犯,更能得其最深处。昧者或以其坏处、习气处误认为深处,乃万劫不复矣。

  元明之松雪、香光流丽仄媚,态柔若无骨已。

  小欧(阳通)书妙处全在生辣,生之反为甜熟,力戒此二字,则得通师佳处。

萧蜕轶事

  名节之士

  敌伪时期,江苏省省长陈则民大宴宾客,广招四方艺流,陈派人向萧蜕下请柬,萧蜕辞而不受。陈派出汽车往接,萧蜕立即从后门避走。1942年,汪精卫60大寿,大张寿宴,伪省长李士群花重金求萧氏书法,蜕庵坚拒不纳,说道:“我是汪精卫南社旧友,他当知我野性未驯,不会答应写字的。”还有一人季圣一,供职于伪政府,此人与蜕庵一样也信佛,二人都顶礼于灵岩寺印光大师座下,季凭着宗门之谊。知道当时萧蜕经济拮据,连续赊欠了小店不少茶酒小钱,于是想乘虚而入,使用金帛向蜕庵馈问,不料讨了个没趣,萧嗤之以鼻,不让季进门一步。

  酒酣挥翰

  萧蜕嗜酒,有些酒家往往先供好酒,待至半酣时,出纸笔乞书。此时,萧氏喜而挥翰,如腾蛟起凤,特多真趣。晚年萧蜕的书法吴地妇孺皆知,据说有一次他到南园附近一家小酒店酌饮,酒至半酣,店主求他为店堂写块匾额,他提起笔来,“飞觞醉月”四字一挥而就,店主装裱后张挂起来,从此小店生意日益红火。时至今日,市肆村店之间,依然有他的绝佳之作。

  不求人知

  萧蜕看重名节,但与那些争名夺利的浮夸之徒不可同日而语。他的儿女亲家赵古泥也是苏州书法篆刻的名家,特意为他刻了一方“江南第一书家”闲章,萧认为过誉,不肯用,赵又刻了“虞山第一书家”印章给他,他仍旧认为过誉而不用。他的名号特别多,早年名守忠、嶙、敬则,后改为蜕,字中孚、蜕公,号退闇,别署有寒寒叟、蜕翁、退庵、太黯、黯叟、听松庵行者、旋闻室主等。学佛后,又取法名慧脱、本无等,晚号罪松老人、南园老人、苦绿、褐之等,因耳聋,又号聩斋等等。弟子问他为什么取了这么多的名号,他说为了“不求人知”。可是越如此,萧蜕的“虞山第一书家”、“江南大书家”的名气在吴地越加响亮。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一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