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一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字骨与诗魄

——李一诗稿序

2015-10-09 17:20:3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薛永年
A-A+

  书法的内容,到底是书写的文字内容,还是书法点画表达的感情个性,一直有不同说法。极端的意见是,书法内容并非书写的文字内容;圆融的看法是,理论上书法的内容并非书写的文字内容,而实际上书法的内容既离不开点画表达的性情与感兴,也离不开书家选择的书写内容。一篇好的书法作品,其实是文学与书法的统一。

  当代老一辈书法家的佼佼者,颇多诗词文翰高手。他们的书法经常书写自己的诗词,双美俱,两难并,给观者以双倍的美的享受。年轻一些的书法家,普遍由于书法学科的专业化,也由于知识的转移与学养的局限,面对有限的书法尺幅,只能书写前人的诗词或名句,相对于前辈而言,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憾事。

  古代和前辈书家,之所以能实现书法诗词的两美俱,除去学养之外,还在于自觉的认识。在古代书论中,书法与诗歌的内在联系久已受到重视,孙过庭的《书谱》即指出:“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风骚之意,就是国风楚骚之意,就是诗意。如果说,书法艺术的内涵,是人品、天心与诗意的话,那么诗意——诗人的思维可能是联系人品与天心的纽带。

  不过,由于环境不同,艺术道路有别,并非人人都能悟及于此。然而李一作为研究书画史论的中年学者,主持《美术观察》的艺坛媒体人,以章草著名的书法家,他显然对上述道理了然于心。他出生在圣人之乡——曲阜,大学本科读的是中文,父亲又以写诗为乐,他自然谙熟孔子的“不学诗,无以言”“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之论,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中年学者与书家里的诗人。

  我结识李一也有二十多年了。在我的印象中,开始他治学编刊之余的最大爱好是书法,后来又发现写诗同样是他的业余爱好。他早年写旧体诗,不太受格律束缚,自称打油,但到出版第一本书法集的时候,其旧体诗依旧真情流露,却变得格律工细而诗味盎然。其后他发表或展出的书法作品,无不书写自己的诗词。书法不断进境,诗词也越益精彩。

  据说,李一写诗词主要是自学,得空就看王力的《诗词格律》、韵书和古代诗词,并与本单位的诗友切磋,沉浸其中,与日俱进。最近,我看到他的诗稿,作品选自新世纪以来,以五绝、七绝为多,也有七律、古风、长短句——词,最后是论书绝句。论其内容大略有言志写心、亲情感怀、游历记兴,友朋赠答、论书谈艺等等。一般而言,他的诗词,像他的书法一样,文质相辅,学艺相成,神通气畅。

  仔细品味,他的诗词还有五个具体特点,一是志远,如《灯下偶书》之二:“唐风晋韵总煌煌,汉瓦秦砖汇一堂。自秉真淳高古气,敢教笔落动苍黄!”抒写报负,雄襟远志,令人鼓舞。二是情真。如《梦醒》:“惊见泪沾臆,欲言风憾床。慈容何处觅,秋冷夜偏长。”缅怀母爱,声情并茂,哀痛感人。三是句炼,如《故园老藤》:“风雨十年路,乡园一点灯。萦怀千万绪,老屋旧青藤。”十年路、一盏灯,以对比炼句,概括游子的时空,言简意赅。四是画意,如《雨中苏州》:“蒙蒙细雨润姑苏,黛瓦白墙入画图。小巷深深无语软,烛光夜影有如无。”视觉为主,全面表达感觉,不独画意盎然,而且引发通感,强化意境。五是喻理,如《赠学友》:“学林墨海任君游,几度春风几度秋。欲解宾虹真妙处,引书入画上层楼。”述黄宾虹妙处,在以书入画,论理明白如话,可谓善于教学者也。论书绝句,始自前人,但编写过《新中国书法六十年》的李一,他的论书绝句重在论评近现代书家,独具只眼,颇多卓见。

  我并不主张当代书法家或研究书画的学者都去写旧体诗词,但有条件写诗词而愿意在束缚中求自由表达的努力毕竟值得赞赏。李一写诗词,首先帮助了他的治学与编辑工作,锤炼了思想,凝练了语言,丰富了语言的形象性。同时也赋予他的书法以诗的灵魂,以至于他明确地追求“字骨诗魂”“我手写我心,我书写我诗”。正像有的评论家所说:“李一的书写是他诗歌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李一的诗歌则是他书写的生命源泉。”随着李一诗词的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必然推动其治学的精进,也必将使其书法因生命源泉的涌动而更上层楼。

薛永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一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